空虚寂寞冷,请大家关爱这条咸鱼

[05]明白了什么,名字,随风而逝吧

我有必要写一下前言了。老子不干了老子要当主角老子要装逼不然这文写不下去了!


没事儿!反正你们现在都看不到不是!抱着自己的负罪感写文章降低自己存在感泯灭自己内心怒吼的中二本性能写出什么东西来!不干了!我要装逼!就是这样!


------------------


“Kuko你干嘛.....?!”Summer吃痛嚎了句,然后就没了声。


有那么一霎,众人的目光都积聚在了不远处草地上的一块焦痕上。


“什么啊,这么正大光明...”被Jerry在第一时间摁下去的Fred伏在草丛中,忍不住吐槽了声。


“难说...”Ruby半蹲着身子,右手缓缓摸向腰间。Jerry接过了话,“嗯。不知道这次是被哪家追到了。”Ruby瞥了他一眼,“既然你们那么容易就能被追到,那我只能期待一下敌人对你们的定义不高,从而期待敌人要么渣要么傻咯?”


“只能说,小心了吧。”Jerry轻手轻脚地挪到Ruby的斜后方。


一时寂静。


“战五渣不陪你们浪。”Kuko突然敲了下Fred的肘关节,“我们几个都在这待机,行吧?”语毕看了看全神贯注盯着身前树木的Ruby。


“好。”Ruby头也不回地向前一滚,顺势拔出腰间的手枪。与此同时,Jerry抬手对着Ruby面前的树林开了枪。


“你的腿?!”见状Summer下意识地撑起身。Kuko一把把人压回丛中。“这不可能...到底是怎么回事?!”Summer突然看向了Kuko,惊诧之情一览无余,接着便是Kuko毫不留情的一手刀。


“嘘。”Kuko看看陷入思考的John,扯出个无奈的笑。


——————


“我们算是被对方小看了?”Ruby举着手枪迟迟没有射击。


“与其说是被轻视,还不如说对方根本没有准备啊。”John伫在她的左前方,从容地装着子弹。


Ruby漫无目的地向着树丛射出最后一颗子弹,如愿以偿地引出树后的半个身子——接着John便射穿了那具身躯的肺部。“地上。”John目不转睛地抛下这句话。


Ruby挑起脚边的手枪,枪体在空中转了圈,最终被稳稳地握在右手里。“麻烦。”她扔下本握在左手的自动手枪,空膛好像和大地共振了一声,便遁的毫无踪迹。


Kuko对着草丛中的黑色金属看了会,“呦呵,这么多伯莱塔92F?John你们是勾结官员了,还是在贩卖军火呢?”


“也不失为一个好意见诶。”Ruby掂量了自己握在右手的重量,“还有,迷失在老时代的某位,该承认它叫M9了啊。”


“M9什么的都是后来的改进,说到底事实还是毫无战斗力的意大利人造出了伯莱塔92F嘛。这事儿挺讽刺的,多好玩儿啊。”Kuko嘟囔着,“还有啊,我观察很久了,背后。”


几乎是同时,两人转身对着燃烧的越野车展开攻势,子弹划开空气的声音震的人耳聋。


“好了啦好了啦,不要干的太绝啦。”Kuko站起身,背起半昏迷的Summer向最初射来子弹的方向走去。


“Kuko去你干什么?”Fre保持着趴在地上的动作,抬起头。


“傻,抢车子跑路咯!”


对面越野车还在簌簌燃烧,火焰的高温扭曲了远处的景象,宛若海市蜃楼一般遥不可及。


----------


“代……代号9!86小组……86小组请求支援!!”电脑里传来了沙沙声。


“这就是天意啊。”Cody指了指电子地图上的一点,“调查一下这个,增长点阅历?”


“……代号9的意思是?”Terry的声音有些颤。


“嗯?”Cody上下打量了Terry一番,意味深长地说,“你这不是,调查做的很不错嘛。没错,就是灭团退副本掉意思啦。”


穿着白衬衫的人儿突然推开了办公室的门。“Cody,怎么回事!?”
“诶——小Leer想我了?”Cody冲着Leer一笑,“别皱着眉头嘛,不好看。”


“你!……”Leer叹了口气,“你长点心……疑,新人?”Leer看向Terry。


“对啊对啊!我刚刚在给他普及代号9呢。”Cody敲起了二郎腿,“所以说——小Leer你不用担心啦。你那边事情忙完了?”


“我…知道了。加油。”Leer悻悻退出办公室,顺手带上了门。


“感觉前辈……某种意义上心情好了很多呢。”Terry打了个小岔。


“嗯?有吗?”Cody伸了个懒腰,“返回正题,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啦!嗯,新任调查旧任,多合适。”


“……Kuko?!”



评论(12)
热度(2)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