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寂寞冷,请大家关爱这条咸鱼

段子。可能会扩成短文。听《小花花》的产物。

“我们都在祈求着什么,”他放下了手里三块钱的豆花,看向远方,“就像是社会的宽恕,人们的理解。”
我原本以为这里应该有一阵风吹过,那样哗啦啦落下的枯叶儿还能帮我遮掩下无语的尴尬。但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
下午二时的阳光很充沛,晒的人都有些发热。陈绿色的叶子折射着生命的光。
我想着,反正该尴尬的都已经尴尬过了,就这样等那个穿着青色长衫的人说话吧。于是我傻愣愣地握着正在降温的咖啡,站在他的身旁。
他闷头喝起了豆花,一杯饮尽便离了席。我就这样,看着他往老街走去,再没有看我一眼。

评论(18)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