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寂寞冷,请大家关爱这条咸鱼

【飞机02】说白了就是牢骚就是凡心

首先得说件事,上一次码的飞机文档算是没了。macbook莫名其妙被自个儿玩坏,又因为自己懒得弄存档,只能格式化。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情若在,梦就在,这世界还有真爱?词错了也别怪我,我懒,懒到懒得解释。
这也不过八百字的愤慨,也没啥好期待。最能感谢它的,莫不过是镇住了上次飞机痛了十小时的姨妈。想这种东西还能镇痛,也是挺佩服自己。然而这却和大众流行的“自残给别人看”不同,却是叫做“愤青给别人看”。嗔,远看还真不见得两者的目的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最近戾气有点重。被删的那文稿里就写过对无病呻吟和卖乖求同情的不屑,没想到在这儿居然又给点到了一笔。还说什么要清心静气宽恕众生天下大义。
不该。
不该归不该,趁着这戾气还在,赶紧把话快活地说了,语罢再去打坐去。毕竟没点牢骚的东西,谁都不爱看。
也就从这里说起吧。现今就一娱乐时代,众人享受着和平的幌子人人随众。事实上我讲的也就是一些显而易见的道理,再说下去都会有人跳出来说,看这个人,不是和xxx说的一样吗?对对对还有xxx也这么说!呵呵还说自己不是随众?切那都是群傻逼!就算这样,显而易见的道理还是有人不懂。而且,也就是这些东西,往往都是没人“随众”的了。事实上随众心理一点儿都不坏,可惜今儿我却不得不借它来说事,也是委屈这一心理。
说到心理,又想到和别人散步时提到的仇富心理。提到这茬,其实是因为自己搬去palo alto住后被告知,east palo alto 千万别进的这一消息。在这块地儿,暴发户和贫穷的当当响的一半一半,并以一条101公路分开,井水不犯河水。听闻前些年还有不清不楚的人走到east palo alto结果直接砰砰挨子弹。开枪的人言辞激烈的表示,这是他,先侵犯了我的领地。
说到这,作为一个中产阶级,想浅一点,一部分人会觉得这简直不可理喻,会做出假设:假设east的住民不小心去到palo alto大概也没什么人刀枪相向,会觉得何必呢。还有一部分人,已经在那拍手称快,喊着杀的好杀死一个富婆子算一个。当然,这后部分人,不是自私到令人发指,就是自以为三观健全在网媒下高声喊“我支持拐卖孩子的死刑”的,还没有自主见解,我为了尊重不敢说出两个脏字的人的内心。
确实,这死也就是几十年前美国黑奴的遗留品。死,等于了长达数十年甚至延续至今的歧视。然而令我最感到不解的,是那个和我一同散步的人把这件事往仇富上拉,而多数人的评价也都往仇富上靠这一点了。那个提起话题的人还喃喃问我,问既然仇富那为什么还有对于自己贫穷地的领土意识啊?若不是与之的关系复杂,早就想说,你这不是已经看出来,这特么和仇富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吗。
等我讲仇富的乡亲们真是对不住了,我还真不想讲仇富这事儿。毕竟仇富其实也是个正当的,充满正能量的心理,却被我上面说的改成了“我们口中声声念念的仇富”。要真想了解仇富心理,可以去百度。这里也让各位省点事直接把百科的部分内容贴上来,再次不做深谈,看完明白就好,不明白,也就罢了。
“如果说在社会层面上存在某种“仇富”心理的话,那么,应该说这种心理并不是仇视一切富者,而只是对于那些利用不正当手段非法暴富者,以及变富之后“为富不仁”者的“恶行”的道德义愤,在这个意义上的“仇富”心理应该说是正当的,而另一部分偏执份子则是认为,仇富是理所应当,仇视一切富人,认为富有必定和腐败扯上联系,凭什么别人生活的比我好,这也是这类人心理常态,一边仇视富人,一边却又渴望成为富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仇富”带给这类人的必定是扭曲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有的时候看到这种就感觉自己看完长见识了,实际上根本没懂。
所以说,讲糊涂话好啊。活的糊涂多好啊。可惜能骗过世人,甚至骗过自己,却始终是瞒不了天。
而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评论
热度(2)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