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寂寞冷,请大家关爱这条咸鱼

【飞机01】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

*每次长途都会写来吐槽的玩意儿,所以,估摸着一定会有后继

对于一次长途旅行,在数字上给人带来奢华感的商务舱还是物有所值的。人们裹着被子挤在狭隘的位子里,跟一条条躲在黑暗里的蚕没什么区别。灰暗压抑的机舱里发动机呼呼作响。一觉醒来,右手边不大的台子上还堆着登记时散发的一叠报纸。

揉着太阳穴的间隙,突然又想到移民一类的琐事。陈然,为了之后日子里的国内外交流,飞机是一个接下去不得不交的朋友了。说到这个,突然觉得朋友还是普通点好。那些不平凡的,可是会带你去领略双子塔或者海上风光的啊。比起对着死亡通知书发呆,还是打开始就不相识比较好吧。

思绪有些絮乱。我定定地看着斜前方的提示灯,试图通过那么一点亮光来放空大脑。盯着灯发呆了半响,才发现那是厕所的标志,我笑点不明地噗嗤了出来。嗯,怎么有种爬墙偷看女澡堂被捉后说自己只是来静静的感觉呢。

一旦恢复了思维,就又控制不住自己开始胡思乱想。比如加州学生上加大更加困难背后的经济利益,以及“加州学生”的定义;或者隔壁熊孩子狂按服务键最后空姐采取的无视态度。人呐,有时候就爱这样犯会贱,专门想想别人的事儿聊以慰藉。

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个问题,在一趟国际航班上,时间是怎么被算计的呢?然后智商上线提醒我说这个世界有个叫做“时区”的玩意儿。我一拍脑袋,哎,这好像也和我没什么关系嘛。对于现代人来说,思考这个不如思考在国际航班上分娩怎么算身份来的踏实。

别问我孩子谁的。

我按开小夜灯,带上耳机,翻翻没看几眼的报纸,找着些有槽点的新闻内心不停吐槽,显得我好像真的读懂报纸了一样。比如人家比利时因“健康女孩”安乐死而大闹的时候,人家印度因为考试作弊“寿终”了41个人之类的。只要自己不在局里边,就吐槽的很爽。但如果自己一旦在了局里边,就变成了这样——嗔,哪个思乡情结严重的全程不拉遮板的,站出来我们决斗吧。

过程是不同的。但比较一下结局,似乎也没什么差别嘛。

还有两小时到浦东机场,也懒得打字了。再看五集POI,安安静静地享受下压抑的光感,就到祖国了。

这样能叫海归吗?

当然不能吧。


评论(2)
热度(2)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