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寂寞冷,请大家关爱这条咸鱼

【04】你们...真的不要名字了吗。

章04

Terry抱着身份盒,一声不吭地在硕大的建筑物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正确房间。

“新人?”当他第四次推开房门的时候,里头的人问了一声。

闻言,Terry毫不犹豫地选择退出房间。当他把身份盒放在地上,正准备带上房门时,里面的人又开腔“哇怪不得你这人找不到房间,”Terry握着门把的手顿了下,“是谁告诉你,办公室是单人制的啦?”

“怎么,你小子呆住了?”说道这里,那人才把头从电脑屏幕前抬起来,“唔...260957...Terry,你的饭碗就是我对面那桌子啦。”

Terry将身份盒搬到桌子上,一个大箱子在啥都没有的桌面上有些显眼。

“喔,这里的人都比较喜欢在走的干净一点嘛。干净一点总是好的。”他的脸又埋到了显示屏下,“我叫Cody,是个对姓名里带erry的人没话说的小角色啦。”

“谢谢指点。”Terry插上自己笔记本的电源,呼了口气。

Cody一愣,随即嘴角小幅度地扬起了玩味的弧度“渔夫钓鱼,这个选择权实际上还是在鱼自己身上。毕竟鱼不咬钩,渔夫死也不可能把鱼弄上来嘛。要知道,有些鱼懂得明哲保身。”他打了个哈欠,小声嘟囔“棒槌也有棒槌的好。进局容易脱局难啊……”

———————

下午三四点的阳光姣好,落在林里有种别样的美。也正是这种光影的错觉,给局势营造出一种好笑的不协调感。吉普在名存实亡的林间公路上簌簌地烧着,配合着略干的空气,给人一种水分被蒸发的错觉。

“所以,瞎忙活了半天,你就告诉我这个?”Ruby靠着树,抱着胸瞥已经坐在地上玩开的几个。

“对啊对啊!”盘腿玩着叶子的Kuko抬头,“什么事都和命运一个样,才没那么复杂。”

“你居然还会玩文艺……”抓着一把奇形怪状的树叶的Summer一脸不可思议地看了过来。

“……”Kuko沉默了一下,“有牌吗?好无聊啊这样下去就只能切谈人生mod了。”

“哎,你们在说什么?”John转过身子,整张脸上呈现着难以言喻的兴奋感。

“没什么。”Ruby当机立断地切断了话题,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只巴掌大的盒子扔在Kuko面前,“你的牌。”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我都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哭了都。”Kuko抽出几张镀锡的薄牌,太阳光反射在牌上根本看不清牌面。

“别玩,伤眼。”同样靠着树干的Jerry出声。
“附议。手残,别玩。”Ruby飞快地与Jerry眼神交流了一下。

“靠。”Kuko默默地回忆起先前三人一同在野地蹲点时,自己闲的玩牌,先被闪瞎眼后被划破手的悲惨经历。她悻悻然地把牌盒盖好,把盒子扔回Ruby,“把你眼神里的笑意收回去。”

”你哪里看见笑意了?“Ruby闭上了眼,“那分明是嘲讽。”

“靠。心塞能不能做朋友了!”
“我们什么时候是朋友了?”

“……喔。”

Kuko果断转移目标,狠狠地手刀了旁边笑的花枝乱颤的Summer。

—————————

CIA的办公室,就“办公室”这一主体上来说,是够一干二净的——初始状态下,它也就只有12乘14的毛玻璃围墙,贴在天花板上的白圆灯,放在房间正中带屏栏的6乘8办公桌,以及右上角的监控器。而这间看起来就是被用的不成样子的典范——毛玻璃上被不负责任地用马克笔涂了不知道什么玩意,墙下边堆着三四盆快枯死的植物,地上零零散散地丢着完成或未完成的文件——不过现在文件都被垒好放在办公室的左侧,装出了一副“我很勤奋”样子。

做完这件伟业的Terry正襟端坐在笔电前,不时地在摊开的笔记本上写点什么。

而位于左侧的Cody以V字形窝在转椅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刷着手机。

“呼……”Terry放下笔,舒展了下腰肢,换来了对面的问候“嗯?完工啦?挺轻松的嘛。”

“不,资料有些奇怪所以暂时停会……”Terry说道,“可能…真是因为新手的原因吧。”

“噗,这样就没动劲了啊?游戏试玩时间都没满呢。”Cody一挺身子,从椅子里下来走到Terry边上,拿起笔记本看起来“来,老手给新人的福利时间。”


评论(4)
热度(4)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