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寂寞冷,请大家关爱这条咸鱼

【JerFre】3.20强行虐转甜

阅读前贴士:

无责任撒糖,自产我伙销,梗为身边伙伴所知。

库存文_(:з」∠)_....被打着吐出来了orz。

--------------

最近Fre有点儿心塞。这种感觉,简直就像看着 往豆腐脑里扔了把葱花再撒勺糖。

总之,每一个南方人都有责任来指责这种对无辜食物的暴行。


Fre抱着大枕头迅速地翻了个身,掐着软乎乎的鹅毛枕佯装镇定。过了一会,又蠕动着翻了个身把自己藏在被窝里包成寿司。


如果被Kuko看见,那她一定会眼疾手快地掏出静音无能的手机咔擦咔擦多角度连拍后扔进树洞吧。我还不想让每日校车上的补眠计划被无限消息音提醒轰炸殆尽呢…Fred在心中小小地抱怨了一声,突然感觉有点儿委屈。为准时听Jerry的morning call不开静音也没什么错嘛….毕竟那家伙又没有QQ。


想到Jerry,Fred又一下把头埋进枕里。

怎么办…满脑子都是breaktime时Jerry和Sam愈走愈远的背影,和天真地曾想融入欢笑的自己。似乎是为了汲取被里尚存的氧气,Fred深吸了一口气,却又被更多吐气时释放的二氧化碳弄的胸闷。他愣了一会,晃过神来才觉右手食指尖被自己压的微微犯疼。

说起来,这是第二次在实验中划破手了吧。还记得当初右手被人捧着的温暖触感和指尖包上创口贴时那人特有的“Chinglish”。

Fred一个人仰面躺在双人床中间,抬起手呆呆地看着从医务室里要来的略显刺眼的创口贴,忽然脱力任由右手随意砸回床铺。

是啊。就像护士小姐不经意说的一样,“这么点小伤,无伤大碍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说到底.....他是他,你是你,又会有什么缘分呢。

Fred再一次躲进被子,妄图从中找到些温暖似得蜷着身子。“没事,反正我又不止Jerry一个….”他细碎地呢喃着,却猛然发觉脑海内的“好友列表”早已空空如也。不由得闭上了眼苦笑出声,不知不觉地在冰冷的被窝里累的睡着。


Fred是被手机特殊而又熟悉的铃声震醒的。他犹犹豫豫地在铃声响起后的第40秒按下接听键。于是预料中,那个只有他才能演绎完美的“Chinglish”一瞬炸响耳边——

“Umm…Fred,节日快乐~!”

“啊…?节日快乐..?”在脑内搜寻了所有关于3月20日的信息,最终确定无果后,Fred不确定地重复了一遍。

“是啊!今天…可是国际幸福日哦!” 电话那头的声音混杂着电流失真地传到这头,平日自信到有些浮夸的声音却在这会带了点小局促。

“…..国际幸福日?”Fred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这听上去就不太靠谱的“节日名”。

“唉管不了那么多啦~!总之,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不出来吗?” 不知是信号不好还是其他什么问题,Jerry的话语被切割的断断续续地传到Fred耳里。

“嗯好啊...等等你说什么?!”素日里习惯于答应各种要求的老毛病混着真心,被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躺着的人儿一下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开着扩音的手机。

“那就这么定了!老地方见哈!”

“你等等…”电话挂断的嘟嘟声阻止了还想说些什么的Fred。愣到连终止通话的提示音都戛然而止,Fred慢慢捂上脸,倒回床里缩成一团。爬上耳畔的绯色很好地出卖了和主人内心复杂又简单的能用一句话涵括的心理活动——

真是的,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嘛。


另一边,掐着手机死活打不进Fred电话的John内心简直就是崩溃的。

——不过没事儿。大不了早些给下周定下计划…短时间内的“资源共享”还是很有必要的嘛。

#于是就出现了Fred去John家浪后在群里大喊腰酸背酸的一幕#


【代发】我觉得我的那个他移情别恋了,怎么办,在线等,急急急!

100L Jer你别闹

///////


101L 我一直都在

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评论(11)
热度(4)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