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寂寞冷,请大家关爱这条咸鱼

【全职】魂去来兮 -01

*不算修仙paro的古时正常世界里一人一狐的故事


“朕幼清以廉洁兮,身服义而未沬。 

主此盛德兮,牵于俗而芜秽。 

上无所考此盛德兮,长离殃而愁苦。” ——《楚辞·招魂》

————

“人,对狐的祭祀,可谓三折。”


不知怎的,蓝河被露出地面的竹根一绊整个人踉跄倒地时,脑子里突然闪过茶楼里说书人长篇大论的片段。


“说起来吶,最典型的就属“狐神谕”,“狐施行”和“逐狐”三意义迥异不同的仪式了。”


乌蒙蒙的天盖着无边的山林,雨砸过叶瓣注下来。蓝河吃力地撑起身子,一脚深一脚浅地跑。一身裋褐沾满泥污,早已看不出当初颜色。


““狐神谕”,是说狐狸作为农神神使向人传达神谕后,人为谢狐而办之祭。”


“轰隆”一声震的蓝河一愣,接着一道闪电照亮了他惨白的脸。蓝河苦笑,若不是为采药方便,上山前定会将那柄吸血光剑带上。如今一来,连舍不得而藏在阁柜里的保命符也再用不上了。再说,渡劫这在凡人修仙历程里逢见几率如彩票的事,被自己遇上,都不知道该哭还是笑。想至此处,逃生伎俩却是一个没有。蓝河不免腿脚一软,摇摇头干脆原地坐下打起坐,可内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恍惚间却又听到那个断断续续的声音——


“狐施行”,是说在粮食贫乏的冬里,人置粮于旷野来喂狐的习俗。”


突然感觉到一股视线的蓝河猛地睁开眼,又什么都没看见,不禁心道可笑。滚滚的雷声把耳震地嗡嗡直响,闪电也越来越密集。


““逐狐”则与前两祭祀大异其趣。狐从通灵“善神”变为“恶神”,各家各户都敲锣打鼓驱赶狐狸。”


忽地从雷鸣里传来嗷呼兽鸣,却闻雷声减弱。


“道行深厚的狐仙能救人于危难,替人消灾解厄;而走上邪道的狐妖则会施法惑人,结果往往是人狐两伤。 ”


蓝河惊诧地再次睁眼,这次却见一只狐狸伫在他面前。狐狸耳尖挂霜,四爪踏雪,翘起来的大尾巴尖也似玉般纯白,除此却是一身黑毛。黑狐嘴角弯弯,仰起脑袋对着蓝河笑。


很久的后来,蓝河觉得当初一定是脑子坏了,才觉得那嘲讽的笑分外好看。

————

妈妈我做到一章才写650字还写不下去了。很多意义上都可以在20米高的天台上绑根20米的绳子从天台上跳到一楼再沿着绳子爬到天台上再跳下去了。【深沉

不过如果这样就可以写出大长篇那都不是事儿。【你

花说和酊估计就等于...要坑一年半载了吗。等我有时间就把花说存个档然后删掉,等这篇写完再补上。怎么说呢,意识到问题的我暗搓搓地练起文笔不然对不起自己脑洞啊。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由于本人懒到爆炸所以暂时给自己的目标是周更…当然信我你就输了_(:з」∠)_

恩,这次文的目的是把《楚辞·招魂》写完。


评论
热度(7)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