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寂寞冷,请大家关爱这条咸鱼

【AllFre/主Jerfre】多大人了还咬吸管。

人设取自三次。

自产自销向。

文内游戏是以撒。

--


“哎我操我操要死...”一只野生的Fred陷在美术教室前休息室中紫蓝色的沙发里,腿上枕着台笔电,嘴里默默地念叨着。他双手懒懒地搁在键盘上,手指却似弹着钢琴跳音般有力地敲在WASD键上。


“Hey Fred I bring the 奶茶 for you!”Jerry特有的英语发音与中英结合式语法像一颗闪光的小火种似的,穿过本就没关的小门,把牵强算得上静寂的休息室照亮升暖。


Fred保持着微微蜷在沙发里的姿势,闻言不知有意无意地停了下操作。随着屏幕上小人最后半滴血被只苍蝇追着咬掉,他扯了个笑脸抬起头。


“嘿谢啦”

“不~用”


Jerry抓着纸杯凑到Fred身旁弯下腰,眼一瞄却是看见了留在窗口上的死亡知。


“嗯..”Jerry直起身子,一手一杯奶茶特失败地做着自以为深沉的姿势,“这个...我帮你?”


“不啦。”Fred向着Jerry伸出手。Jerry一愣,便将杯戳好吸管的奶茶送了出去。


“好吧。”Jerry看着捧着奶茶暖手的Fred说。天,那简直像只松鼠。


Fred埋下头吸了一大口,满足地眯起眼。

“哎这一杯多少呀回头还你..”Fred歪了歪脑袋,看向面前的人。


可不太像问句的问句却没有得到回答。


没错我们的小Jerry再一次愣住了。


----

第一次“看见”Fred是什么时候呢。


Jerry盯着面前歪着的脑袋,陷入了沉思。


啊,对,是上次去英国的时候。那个暑假里例行和John组团出游,也再次一同见证了班级群里迎新的凶残。


“疑,”出声的是John,“今年有个男孩啊。”


“John你...关心这个?”其实我在思考一起活了那么久的John难道是个妹子的问题。


“也不是。”John以他一向奇怪的姿势扶了扶眼镜,然后点开张图片,“诺你看。”


照片中有着明显抖动的线条,梦幻模糊的炫影,让人感受到拍摄者狂炫的技术与心情。

嗯,居然还是偷拍的。


然后我拍了拍脑袋,把注意力看向那个男孩--有头有眼有耳朵鼻子,哎嘿笑的还有点儿萌。


我对我的结论哆嗦了一下,复杂地看向John。


“你...”

John打断了我。

“Jerry我严肃的,我想...我大概..”

摆着晚一步就迟了的(压根没有的)战略,我打断了John。

“我想...我也是。”


John的表情变的有些儿神奇。他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然后向我伸出了手


--“Fight or Flight?”


“Fight.”


发音有些不标准的我握住了John的手,笑的有点儿萌,又有点儿猥琐。


(划去)然后双方家长打开了门,引发了微信群里的惨案。(划去)


--


“Jerry?”Fred不太明白眼前的人在想些什么。


“啊?哦你说什么?”Jerry反应过来。


“我说这奶茶多少钱回头还你”Fred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十块..哎不是这不要钱。”也许此时Jerry才真正清醒,又或许刚刚他又去他的小世界发呆去了。“Umm...你的奶茶。”Jerry在0.5秒后加了句。


“不,是你的奶茶,”自认为秒懂的Fred接上了话,然后他抱怨似的说“所以它吸管质量差,连颗珍珠都吸不上来。”


明显收到不同信号的Jerry看了看Fred杯上戳着的吸管--它布满牙印可怜兮兮地矗在杯面正中间,不由得让人想起那句“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于是大德大量的Jerry二话不说飞速换了双方吸jie管zhi,乐呵地用着根布满牙印的吸管坐在Fred旁边吸着奶茶。


之后John推开美术休息室的门感受到危急时,机智地嘲讽了Jerry的幼稚来达到缓shao解shao气shao氛的结局,却把Fred的脸烧红了。


“多大人了还咬吸管。”


Fred说他有些不大好。


Fin


于是Fred悲愤欲绝的跑来找Summer要了十块钱说是买奶茶,最后在文明礼仪和自(傲娇的抗议)尊下果断认为做人就是要活出个尊严,于是把十块钱还给了Summer。


Summer有把蠢萌的Fred一开始给的五块还给他吗。


这就不得而知了。



评论(16)
热度(3)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