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寂寞冷,请大家关爱这条咸鱼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有没有一个最让你尊敬的老师?我觉得现在这样的老师越来越少了,给我灌输代码的家伙都好冷漠T^T

三缕红绳 回答:

就现在看的话...不算有吧。

硬要说最的话,很强求。大概是1.美术2.劳技3.音乐4.很久前的电脑老师。这样。

毕竟不能算把性格知根知底的老师,也不能算是客观评价。尊敬副科老师可能有兴趣加成,但是更多的应该是看他们面对地下一群熊孩子的态度。劳技,音乐,电脑老师用智慧的黑色幽默解决,美术老师让我心酸的沉默,像那篇《柔弱的人》里的茱莉亚。

可能副科“不重要”吧,在应试教育下还保留着小份的“真”。毕竟不用随波逐流的追名逐利,艺术气息让人反而带上正科老师没有的书香气。这可能是做人的价值观不同了,与世无争的感觉一流露,就像锥香一样飘散下去。很喜欢与他们相处的感觉,不带有任何的不公,威胁,偏执——应该说是主见的氛围。美术老师会走到你身边,询问意见并拿起铅笔描下更高。他会说,这种积累的过程。劳技老师看着心灵扭曲的作品,会坦荡的丢下优-并说下次努力给个优,尽管下次依旧扭曲的厉害。音乐老师放荡的给作品写下副调,并在你面红耳赤的情况下专注的全班演奏。

电脑老师——可能因为现在的pc老师的关系吧,凸显的他太好。其实,灌输代码已经太棒。为了不耽误学生学习,电脑课已经变成“思维力训练”课。学期末应付式的交了些无用的文字处理,闲的无聊把键盘上的回车改成了“L”。小伙伴在用的时候举手跟老师说了,老师敲敲键盘说,这个没多大关系,下课我找人弄好好了。我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现在想,有一个真才实干的老师,那就是值得尊敬的了。不要求博大,只是精深。

稍稍举一些反例吧。

很久前,我也喜欢过语文老师。(现在已经换了,现在的很有儒家味道,是个挺好的人)不算自夸,我语文成绩一直挺好,算是领着全班。当时教语文的小姐是班主任,她愉快的任命我做个小组长或者课代表。当时我也挺愉快的接受着,获得似是而非的荣誉感。然后一天,我忘了交回执,我承认是我的错,老师也挺生气的。那时我们在互相对成绩并排队告诉老师。同桌算下来成绩是正确的,老师又看了一眼,说是错的。同桌又对了一遍,发现是对的,再一次与老师报告,无果。到座位后我就跟她说,算了再过会去登记吧。老师看了我们一眼就叫我们出来,问你们刚才说什么呢。剧情十分顺溜的发展成信任游戏,认为我们背着她说坏话的老师训斥了一顿后留我们在走廊上站了一个下午。我就记得老师走后同桌一直哭。那个时候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就是站在同桌身边说,你没错,别哭给错的人看。现在再想,还是没有感情。突然明白中国人抗打击弱的原因——大概是“有才”的“学霸”们从来是所谓骄子,而“学渣”从来不好好地被正眼教过什么有用的知识。到最后,骄子们成为权力,名位的玩物,底层人也逆来顺受,成了没有脾气的“中国人”。

我只记得那个很爱哭的同桌再也没哭过。

相似的还有很多,不过没让我如此“震惊”。毕竟是正→负的过程。像我一生没法摆脱掉的英语老师,第一个满口脏话在毕业典礼上骂人猪头,一个斯文禽兽在班级面前正直背后玩1984老大哥手段——到现在班级还是个可爱的“乌托邦”。这样的人很多,习惯了也没什么——或者说,只要看透一个,感觉也就没什么了。

听别人说现在的老师都是经历过“文革”的一代。确实,连家长都会拿着“那个时代....你懂吗”的样子说理。这种时候,你怎么反驳。我承认并敬重,哀悼这段历史,但对说出这种话来的人给予毫不留情的鄙夷。精神都穷到这样要像别人乞丐了,还在教人精神吗?

我读不懂正能量的文章,也写不出。老师看着作文打下优+并全班分享的时候,我不知道胸口有多疼。从来没有人让我停下这种好像反社会的创作,于是我痛苦并由衷的感受到了快乐。

现在的人不太对劲,包括我自己。希望您不要变成那个交您代码的老师,这样也许——也许会创作出更多的负能量。

对不起,我又在正面上看到了可悲。

Three Strings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

p.s.这么晚才看到真是对不起。

评论
热度(1)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