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寂寞冷,请大家关爱这条咸鱼

【酊】【全职高手】(粮食向)|全员

写世界观的时候..一手滑...00就没了!卧槽!!!...算了那就正文好了插叙吧..有时间再看看orz
小学生文笔..不介意的话...
start....?


01
--“思想啊....多么成功的惩罚。”

--“是吧。”

--“呵呵。”

--------------
“大眼,来瓶沉香。”戴着连帽衫帽子的人懒散的蹲下,向不远处的小山猫挥了挥手。
午后的阳光洒在小巷子里,却愣是没照到一边的小商铺。
“...货空了。刚被人收购一批.....”戴着尖帽子的山猫说起了话--“所以老方又贤惠地去采蘑菇养家了?”又被需要再教育的声音打断了。
“....”猫儿神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嗯哼那哥可真是走了运了。”
昏沉的铺子突然放弃了治疗,围了圈树叶折出不规则的光。店面绸布包裹着的黑染上蓝绿色,方士谦和王杰希凭空出现。
“老方你终于来了交出材料我们来做朋友”火光在空中一闪一闪。
那一边方士谦从后面环着手中人儿的腰,头搁在银白的鹿角上,眯着眼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下次向机械师要个烟雾检测型红外干涉。哪里脸T点哪里。”
“哎你们闪光弹都放成这样了,就不要太爱哥了呗。”
叶修将烟向空中一抛,整条便成了烟灰在地上散掉。“谈谈沉香的事吧。就那个?”
像是被环的有些紧了,王杰希微微仰起头。他看见他似是而非的微笑。
“抱歉。”
“没关系。”
方士谦从腰上系的小袋子里捧出一小节泛点绿色的木头,抛过去。
“抱歉”叶修接住后说。
--他从方士谦的眸子里,看到了一年前消逝在火光里的邓复生的影子。
王杰希递过个小玻璃瓶。“...我不确定这次沉香的质量,我...”
“看哥的吧。”叶修晃了晃空瓶子,径直走出了小巷,留下千影。
“你觉得...这样好吗?”小山猫蹦跶着跳过来,王杰希带上帽子,拍了拍小家伙的头。
“一个是不稳定的灵魂,一个是几率不大的救赎...你选哪个?”绕在方士谦身边的叶子舞了起来。
“谢谢。”
“别担心,我相信他。来吧,我的小魔法师。”
“嗯。”
树叶结成茧,包住了一切--
再过一会,小巷就只剩下一地黄叶。
-------

叶修走在大街上。
叶修靠着电线杆。
叶修踢了脚自动售贩机。
叶修喝着冰咖啡小跑着去给树精点赞。
--七月的太阳先生我问候你全家。
没错他就是在公园草皮上大字形,顺便提高自身年岁的和树精抱怨--
“你家那位主儿又出售假冒伪劣产品了。”
“哦...”
“哈哈不过买家也够蠢的。把冰片当沉香..呵。”
他伸出手臂在空中比划着。
“嗯...”
“哥肩上的担子又重了啊。你...听说过方明华吗。”
“....”
“是吗”他突然坐了起来,“...感觉到了吗。哥先走了啊。”
“有缘再见”
树枝像是受到了飓风,夸张的动了动,吓哭了公园里的小孩子。
虽然不科学,但自己真确的感觉到了犼的气息。都市传说这种东西,在这个市中心也从未出现过夸大其词如它。
“嗔...家长不教育小孩子真的没问题吗。”
遵从着第六感,一点不像酒吧的大大招牌出现在面前。叶修感受着周围的地形与地点,自觉地带上了运动衫的帽子,大义凛然地跨进大门。
--好吧搞得这么高大上的其实都是驴你的酒吧有空调啊愚蠢的凡人。
于是作死的在威逼利诱下前脚迈进店里后脚就是全身神经吼叫。点到坐标的叶修大大看着吧台上愉快的谈天说地的两个妹子心说已经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概念,迈上白日剩余尚多的高脚凳。
“来杯...冰水。”叶修歪了歪头,维持着社交性微笑。
扎着马尾辫的妹子愣了半响,随即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一旁的短发姑娘拍着对方的背,说“果果你别这样..”多次尝试失败后,她转过来“呃..先生要是酒精过敏,不如试试Florida?”
叶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英语口音挺标准..要是眉毛放松点就行了。”
单刀直入。
“对不起这位先生,那您想喝些什么?”冰块和温水碰撞出卡擦的碎裂声,玻璃杯摆在双过分精致的手前。
“Remainder Sheen.这个年代犼也真是国际化了。”慵懒的语调,眼神却锐利起来。
摇酒的姿势顿了下。
“....犼,吗。谢谢。这是您的汽酒,杯子全当我的工资。您请回吧。”
“哎别哥空调还没吹够呢...反倒是小姐,这个状况不觉得危险吗。小姐真是好胆量。”眼神又无光的散下来。
“柔柔怎么了?”意识到气氛的微妙,有一个声音说。
“没什么就是哥今天要住下来了..就那间地下库吧,”叶修用下巴指了指,“哥明天帮你们打工。”
“..我叫陈果。你是谁?”
“喂果果...好吧我是唐柔。请多指教。”
灯光琉璃下酒水转着色,就像余晖一样。
“叶修。嗔嗔不要太迷恋哥。那么我可以在这当房客了咯?”
眼神飘到窗外一街之隔的嘉世招牌,那是家挺有名的饭馆,只不过近几年生意愈加下降,现在沦落到冷冷清清的地步,只剩下招牌还此般耀眼。
突然看见整条街着起了火,火团肆虐乱窜--不规则的焰火向小小酒吧砸过来,那时老板娘扛着火炮招呼着酒客去“地下室”,门外是兽类独有的低吼。马形的巨大生物撞向火团--然后清醒过来。
伸手饮进橙红色的液体,叶修栽下了高脚凳。
睡在余晖里。
影木突然泛起了光,邓复生的声音在梦中响起。
--“醒醒。”
一个人的影子出现在千叶光里。



-----

评论
热度(11)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