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S狂暴中。

查看全文
2017-11-21

滤镜是个好东西啊…

查看全文
2016-10-21

滤镜真的好酷哦...
之前那张的整张

查看全文
2016-10-21

Lof的滤镜!好酷啊!但是这个是不是只能一次一张图...
不管。
跑去修改了下..然后依然是咸鱼。
【躺

查看全文

诗歌,自由,流浪。

你曾这样嘟囔,面朝远方。

不过名利场上走一遭。


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什么都不在乎了。

但如果真的不在乎,那你还在努力什么呢?

你说,你究竟在图什么呢?


你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你。

在我的梦境,我的遐想。

在天地之间漂泊不定,兜兜转转,游游荡荡。


财富,名声,权利。

你说,你想看透却不点破。

那好罢,我便也如此罢。


只好这样了。


查看全文

【06】名字这种东西啊……人总是在寻觅意义,但真的有必要吗?

短小地更一下,实在不想写作业的成果。代表自己还没有放弃,还能……继续拖稿……


——————————————————————————————————————————


炮火连天处的叫喊和脚边低声的呜咽混杂成一种特殊的音调,虎视眈眈地盘旋在漫天黄沙里。风卷起塑料布,砂石跳起又砸回沙地。零星几只大鸟无声地用羽翼撕裂天空,扑棱棱停在枯树杈上。

“啊那里……!”少女拎起急救箱一手翻下越野车,朝着寸草不生的那片土地奔去。


“护士,请回来,那并不在你负责的区域内,”车上长官模样的男子陈述着命令,见少女没半点搭理,面不改色地又重复了一遍。


似是良心发现,女孩终于回过头,”不带回去不就行...

查看全文

【番外】至今无名·Kuko篇

我要死了。你接下来看到的是……一个在国际航班上还要呆十小时,电脑里却啥都没装的人的内心挣扎。顺带一提,那个人昨晚还玩了通宵。结果国际航班竟然特别给面子的晚点,然,只得硬撑十四小时倒时差。

妈的我真的很痛苦。

对着一个几乎啥都没有的笔记本我还能干啥嘞,之前写的文都不在这台笔电上,都没上下文看的。而外我这人呢……就是任性,不知道自己写到哪也不知道自己的伏笔是啥……这心塞的感觉,简直,没朋友。

所以,写篇番外吧。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先写Kuko的故事了。由于种种原因,出现了一次一三视角互换,不过本来就是自己写来开心,也不管什么了啦。

*注:所有情节(包括人物)皆为虚拟,切勿对号入座。所...

查看全文

[05]明白了什么,名字,随风而逝吧

我有必要写一下前言了。老子不干了老子要当主角老子要装逼不然这文写不下去了!


没事儿!反正你们现在都看不到不是!抱着自己的负罪感写文章降低自己存在感泯灭自己内心怒吼的中二本性能写出什么东西来!不干了!我要装逼!就是这样!


------------------


“Kuko你干嘛.....?!”Summer吃痛嚎了句,然后就没了声。


有那么一霎,众人的目光都积聚在了不远处草地上的一块焦痕上。


“什么啊,这么正大光明...”被Jerry在第一时间摁下去的Fred伏在草丛中,忍不住吐槽了声。


“难说...”Ruby半蹲着身子,右手缓缓摸向腰间。Jerry接过了话,“嗯...

查看全文

段子。可能会扩成短文。听《小花花》的产物。

“我们都在祈求着什么,”他放下了手里三块钱的豆花,看向远方,“就像是社会的宽恕,人们的理解。”
我原本以为这里应该有一阵风吹过,那样哗啦啦落下的枯叶儿还能帮我遮掩下无语的尴尬。但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
下午二时的阳光很充沛,晒的人都有些发热。陈绿色的叶子折射着生命的光。
我想着,反正该尴尬的都已经尴尬过了,就这样等那个穿着青色长衫的人说话吧。于是我傻愣愣地握着正在降温的咖啡,站在他的身旁。
他闷头喝起了豆花,一杯饮尽便离了席。我就这样,看着他往老街走去,再没有看我一眼。

查看全文

无题

“偶然发现自己的人生也真是……人生逃避行的最好代名词。然而,谁又能逃到哪里去……这个人生就是这样,或许就和他们说的一样,棱角被磨的越平,在社会上滚得越远。”

“……既然你逃了这么久,有什么收获吗?”

“有啊。不管怎么逃,结局都是一样啊。”

“什么意思?”

“我们总是想逃避,逃避现实,逃避沉重。然而人生就是这样……逃的越快,跑的越多,自然就越累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啊。”

“……”

“人,真是,死也不会满足。飞蛾扑火,死了又死,还是不会满足。明明就是那么脆弱又那么自大的生物,却追求着不属于也不可能属于自己的东西。呵,到头来就是痴心妄想罢了。”

“对了,对于那句‘越简单就越快乐’,你...

查看全文

【飞机02】说白了就是牢骚就是凡心

首先得说件事,上一次码的飞机文档算是没了。macbook莫名其妙被自个儿玩坏,又因为自己懒得弄存档,只能格式化。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情若在,梦就在,这世界还有真爱?词错了也别怪我,我懒,懒到懒得解释。
这也不过八百字的愤慨,也没啥好期待。最能感谢它的,莫不过是镇住了上次飞机痛了十小时的姨妈。想这种东西还能镇痛,也是挺佩服自己。然而这却和大众流行的“自残给别人看”不同,却是叫做“愤青给别人看”。嗔,远看还真不见得两者的目的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最近戾气有点重。被删的那文稿里就写过对无病呻吟和卖乖求同情的不屑,没想到在这儿居然又给点到了一笔。还说什么要清心静气宽恕众生天下大义。
不该。
不该归不该,趁...

© 三缕红绳 | Powered by LOFTER